打游戏挣钱可不可靠
    • 您好,欢迎访问云南省社科院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课题研究 > 经济研究

    从“霍山模式”看外国政府对我扶贫项目的成功经验—新华社记者采访我院赵俊臣研究员

    时间:2006/9/11 14:59:36|点击数:

         新华社2006年9月7日播发记者蔡敏采访云南省社会科学院赵俊臣研究员的文章《从“霍山模式”看外国政府对我扶贫项目的成功经验》,以安徽省霍山县中荷扶贫项目为例,总结了我国扶贫开发项目的经验教训。全文如下:

        新华社信息合肥9月7日电(记者蔡敏)改革开放以来,国际组织、发达国家政府先后无偿援助了一批中国农村扶贫和农村发展项目。安徽省霍山县中荷扶贫项目是比较突出的一个。它将一些西方扶贫经验本土化,解决了中国内地各类扶贫活动中一直令人头疼的“可持续”问题,扶贫效果明显。一些农业问题专家认为“霍山模式”创造的经验非常实在,在大力推进新农村建设的过程中具有普遍推广意义。                             

    --荷兰扶贫援助项目创造“霍山模式”

         霍山县是安徽省的17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地处皖西大别山腹地,土地贫瘠,交通不便,每年洪灾、旱灾交替出现,自然条件十分恶劣。人均可耕地面积0.84亩,大大低于全省平均1.3亩的水平。全县人口36万人,80%为农业人口,贫困人口比例是20%。

         1998-2003年,荷兰王国政府无偿援助2000万荷兰盾(约合人民币8000万元)加上中国政府配套资金(配套比例1∶1),在霍山西部贫困山区的9个乡镇,项目活动内容涉及农业、林业、灌溉、卫生、教育、交通、政府机构的职能加强与转换、社区发展及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等多个方面,为“造血式扶贫”的可持续发展开辟了一条成功道路。安徽省三农问题专家张德元指出,其鲜明特点是,既借鉴了国际扶贫工作上的一些先进经验和成果,又贯彻了中国政府扶贫工作的方针和政策,“中西结合”“中外互动”,逐步实现西方扶贫经验本土化,成为独特的“霍山模式”。

        云南省社科院专家赵俊臣对霍山县专门考察后指出,近来,新农村建设火热,许多农村在发展道路上越来越追求形式,特别是扶贫有点被社会淡忘,“霍山模式”在这种背景下更具推广意义。

    --霍山中荷扶贫项目可借鉴的几点经验

        一、综合性。霍山中荷扶贫项目的一个突出特点是,项目具有综合性,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包括农业和非农业,以及公共产品提供和基础设施建设等许多方面,而且在实施过程中重视项目活动之间的联系与互动,共同发展。如,一个社区茶叶协会连接着社区发展基金,用水管理办公室与村委会密切合作,养猪协会几乎与妇女畜牧防疫协会合而为一,等等。这就使得它的扶贫项目网络化,极大地增强了项目的生命力。

        二、依托组织。各种类型的农民协会已成为霍山县组织农民发展生产、进入市场的有效组织。中荷霍山扶贫项目在村民委员会之外,新成立各种农民经济组织,作为项目在村一级的组织者、实施者。为此,项目区先后成立了茶叶协会、养猪协会、竹编协会等等,网络了绝大部分农民。

        霍山县上士市镇良威冲村盛产板栗,仅1982年便栽种900多亩,人均一亩多,由于权属不明、管理技术跟不上,各家的板栗树结果差异很大。中荷项目启动后,村内刘太邦等村民被选为科技示范户,成立栗农协会,带动与帮助其他农户掌握了板栗嫁接、修剪、肥水和病虫害防治等技术。近年来,刘太邦又建立了对外服务窗口--板栗生产服务中心。该协会的特点是技术有偿服务,有的贫困户付不起服务费,可以用劳动工冲抵,从而使协会乃至项目有了可持续性。

         赵俊臣指出,改革开放来,中国农民除官方用行政办法组建的组织(村民委员会),以及个别经济较为发达地区出现了个别的专业协会为代表的经济组织外,并无真正的以经济活动为主的组织,影响了其发展家庭生产经营的组织功能。霍山中荷扶贫项目较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这对于农户间互相交流与服务、农户联合起来进入市场、农户以组织形式维护自身利益等,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三、创新金融服务。霍山县中荷扶贫项目在其项目区试验一种由村民自己管理的社区发展基金。其做法,一是由项目无偿提供少量起始资金,参与项目的农户交纳一定的股金,形成本金;二是入股(或参加农民协会)村民的49%首先使用这笔基金,期限为半年,没有使用的51%的村民对其监督;三是村民使用社区基金需要交纳一定的利息,利息收入使社区基金组织具有了可持续存在与发展的经费保证。

       四、强调参与。“参与式扶贫”就是要通过引导,使扶贫对象在主观上认同扶贫项目的各项工作是“自己的事”,在客观上要使扶贫对象自愿参与到扶贫项目的各项工作中来,包括项目设计、项目决策、项目实施、项目监督等全部项目工作都是扶贫对象“自己的事”。村民参与土地的利用规划、决策、实施及监督,所有林业项目都呈现出农户以主人身份自愿参与并从中受益。

        五、灵活调整。与许多政府扶贫项目和其他海外扶贫组织的扶贫项目另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是,霍山项目不是在项目实施之初花费大力气制定详细计划,而是只设定项目基本目标,强调“边干边学”,一旦发现此路不通则掉头他往。例如,1999年,他们认为在霍山发展高山蔬菜和沼气既有经济效益,又能保护环境,能够实现“理论”上的“双赢”,但效果很不理想;于是他们掉头尝试发展有机茶,取得极大成功,有机茶已经成为霍山西部贫困地区的支柱产业之一。

        六、依靠政府。许多海外组织在中国内地扶贫时,至多把当地政府当作“合作伙伴”或“协作者”,他们害怕政府插手使项目“变味”,而霍山中荷项目则完全不同。霍山中荷项目寻求与当地政府的全面合作,他们说服了当地政府接受他们的扶贫理念,资源共享,优势互补。他们虽然也在霍山成立项目办公室,但项目办公室只负责项目规划、培训及项目原则指导,项目实施是当地各级政府及其各部门按照项目办公室的要求具体推进的。随着项目活动的不断深入,当地干部转变了观念,政府转变了职能。当中荷项目结束后,当地政府和干部欲罢不能,自觉自愿地沿着既定的方向前进。

        七、重视外部评估。一般来说,海外组织的扶贫活动都拟有评估计划,但这种评估往往只是期中一次,期末一次,评估局限于扶贫组织内部,评估的目标也只是事后测定。霍山中荷项目则不同。他们把项目评估经常化,不断邀请扶贫组织以外的专家到项目区进行实地考察,对项目活动做出评价,他们广泛听取各种专家意见,并根据专家的意见及时修正项目活动的方向和路径。

    --专家指出,“霍山模式”还有3个方面待完善

        一、农民协会亟待明确功能定位与合法化。一是农户性质与功能,应界定为农民自己的经济组织;二是农户协会的法律地位,可以界定为民间法人团体,按中国政府的现行规定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三是农户协会组织的工作机构,可以根据精干、高效的原则,按民主程序,由农户无记名投票选举产生,并规定相应的任期;四是农户协会要正确处理与村民委员会的关系。

        二、农户参与的广泛性仍有待扩展。专家们在调查中发现,一些给农户参与的项目有附加条件。如桃源河乡大岭村竹资源开发及其加工利用项目,规定参与农户每户必须交纳100元入股资金,而贫困户交不起入股资金,也就无法参与;再如太阳乡松林村天然次生林保护及其综合开发利用项目规定,农户参与项目的条件是每户自留山、责任山上必须有20-25亩阔叶林,如果没有则不能参与。如此限制了农户参与的范围。

        三、社区发展基金急需合法化。一些专家认为,开放民间私募基金是大势所趋,关键在于规范化与监督管理。能否吸收存款问题也应该明确。在目前农业银行撤网并点、信用社改革也逐步迈向商业化的情况下,社区发展基金吸收农户存款不但具有方便农民存款的作用,而且对社区发展基金组织自身的发展也至关重要。

                                                 (赵俊臣  供稿)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